未分类

0489_a3603

二人的面色阴沉,特别是王震更是有些脸色青黑。

在他对面的玄章子则是手中捧着一封信,手指有些颤抖。

“这真的是掌门亲笔信?”王震看着玄章子手中的那封信件,忍不住问道。

玄章子听见王震的话,略显沉重的点点头:“没错,掌门亲自追问为什么这些天还没有看到二长老,为什么二长老会在星城失踪?”

“这还用问?为什么?肯定是王谦的家伙干的,除了他还有谁对我太乙门有如此深仇大恨?”王震咬着牙说道。

玄章子听到王震的话当时便是摇摇头:“那王谦前一天晚上,为了解决血龙煞受了重伤,我太乙门的人去刺杀他,被纪香川和半路横插出来的降头师挡住。但是我可以确定一点,当晚的王谦根本就没有出手的实力!”

玄章子的口气有些斩钉截铁,听得王震也是一阵的无奈:“玄章子师兄,你我师兄弟二人这几年风风雨雨一起走过,这一次希望你一定要帮助我!”

王震脸上露出了可怜的神色。

玄章子看见王震的模样,摇了摇头:“师弟,不是我不帮你,只是掌门的亲笔信在这儿,他要你在一个月之内查出谋杀二长老的凶手,否则的话你将会面对执法堂……”

玄章子没有继续往下说,王震已然明白太乙门掌门的狠辣手段。他能有好果子吃才是怪事。

王震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对玄章子一拱手说道:“师兄只要你帮我,我可以告诉你一件玄门的大秘密!”

玄章子在太乙门当中要比王震的地位高出许多,毕竟他是原装的太乙门的人,不像王震这个后来者。

萌妹纸嘉鱼的温暖午后时光

有的时候门派中的资历比什么都重要。

玄章子听见王震这么说,从鼻孔当中哼了一声:“你拿我玄章子当什么人?”

玄章子起立转身便要走。

王震在玄章子的背后淡淡的说道:“难道不想知道掌门为什么会这么着急让咱们去寻找王谦吗?”

玄章子刚要迈出的脚步骤然停下来,他回头一眨不眨的看着王震。

“正是因为王谦很有可能掌握了玄门的掌门印信,要知道我太乙门虽然号称是一个门派,但是在那些真正的大门派面前,太乙门根本就没有一丝说话的底气,人家只认玄门,不认太乙门,除非咱们的掌门能够超脱九品,成为一代地仙,只不过这个难度比登天还难!”王震不屑的说道。

听到王震这么说,玄章子没有再走。

在原地等待着王震的下文。

王震缓了口气,看着玄章子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然后继续说道:“师兄,你要知道,虽然说疯道人很想传给王谦掌门印信,但是他根本就没有那个时间,也没有那个机会。”

“就在那一晚,他匆匆的离开之后,再也没有回来过,至于那掌门印信。我相信即便不在王谦那儿,王谦也应该知道,我们只需要想办法对付王谦,拿到玄门的掌门印信,将其交给掌门,你我师兄弟二人非但可以稳固住自己在门派中的地位,甚至于地位还是还会有一些提升。”

王震的话很有诱惑力,起码玄章子挡不住这种诱惑力。

“好,我便信你一次!”

“这就对了,师兄,王谦此人自大无比,而且喜欢跟人打赌,咱们只需要找个机会激他出手,而后设下一个赌注,到时候咱们将他捧上天,不怕他不履行自己的诺言!”王震非常的了解王谦,他也知道王谦对于自己的恨意。

他也会利用这种王谦性格上的弱点。

正在两人商议的时候,一个太乙门的弟子匆匆走进来。

这是一个不到一品的太乙门弟子。

像这种弟子在太乙门当中多的是。

他脚步匆匆的来到王震和玄子的身前,马上便是一弯腰行礼说道:“两位师兄,三长老说有重要的情报要我传达给你们。”

王震有些纳闷,和玄章子同时看向那个来传讯的弟子。

那个平凡普通的弟子,再一次拿出了一封信。

王震将信件接过。

结果信件的字体非常的锋锐,每一道横,竖都仿佛两柄剑一般。

不过信件的内容却让王震十分舒爽。

“没有想到,这个王谦手下的人,竟然还有心思成立风水师协会?还拉上那些南派的杂碎杂鱼?真的是天助我也!”王震仰天发出一声狂笑。

而后,他便拍了拍玄章子的肩膀:“师兄,咱们的机会来了!这南派风水师协会想要成立的话,不仅仅是我们不愿意看到,很多人都不会愿意看到。”

同时,苏家也收到了一张烫金色字体的请帖。

苏家身为楚南省五大家族之一,像这种南派风水师的盛会,自然要参加,一是要结交这些南派风水师,二也是这些富豪难得的交流机会。

要知道现在的慈善晚宴或者拍卖晚宴,对于这些富豪来说早已经过时。

能够请上一两个风水大师或者是道术大师,组织一场宴会将是主人家无上的荣耀。

望着手中的请帖,苏长亭脸上带着一丝不屑之色。

苏洛看到苏长亭手中请帖的烫金的大字,便是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。

苏长亭不屑道:“这些风水师果然都是趋炎附势之辈。”

苏诚听到苏长亭的话,连忙附和道:“没错!父亲这些风水师平时都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。不还是要求到我们的家族么。”

“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是,竟然是韩非林发送的请帖。”苏洛看到请帖下边的名字,便有些奇怪:“韩非林此人风水造诣很强,在南方也有不少人受过他的指点。这请帖上说。他们竟然要成立南派风水师协会,特意告诉我们这些顶尖的家族。”

“我听说最近韩非林和王谦走得很近是吗?”苏长亭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苏洛连忙点头:“没错。想必王谦也会到场。”

“我倒是要借着这次风水师协会看看他王谦是不是三头六臂!”苏长亭在苏家摩拳擦掌。